达拉斯独行侠队:不该放弃第二持球点、独行侠独树一格的补强方式

达拉斯独行侠明显喜欢挑一种特定类型的球员,来担任卢卡·东契奇的后场搭档,在2019-20赛季他们找来了德隆·赖特,因为他们相信身高六尺五寸的他可以担任球队的第二持球点,同时能在防守端负责看防对手较为棘手的后场,不会遇到身材上的劣势。

其实就账面数据来看,赖特的表现其实比许多独行侠球迷印象中来得好,但也绝对没有达到管理层对他的期望。在第一场比赛表现挣扎后,他便被降至了板凳,后续赛季仅先发出赛了五场。因为他不愿意在外围出手投篮,这使他很难与东契奇一同先发。

赖特在独行侠平均每一百回合出手3.9次三分球,但他从2017-2018后的其余每个赛季,这项数据都介于4.8到5.3之间,考虑到东契奇总是能为队友制造出质与量兼具的空档,这降低的出手数就更令人匪夷所思。更难理解的是赖特该年的三分表现其实是他最出色的赛季之一,生涯平均命中率35% 的他在那年有着37% 的命中率。

在实验失败后,独行侠很快就果断下手,透过交易将赖特送往活塞,接着又将期待转向另一位双能卫乔希·理查德森,他们将塞斯库里交易到七六人,换取理查德森以及一张最终挑选了泰勒贝的选秀签。

理查德森与独行侠的磨合同样以失败告终,被赋予与赖特相同定位的理查德森始终没能缴出稳定高效的成绩,整个赛季有如陷入流沙一般,无法摆脱低迷的表现。他的赛季三分命中率被季末八场共44.4% 的火烫手感拉高了一些,否则他前面51场比赛的三分命中率仅仅只有31.7%。

理查德森的独行侠生涯很快就完结了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zh-hetian.com/,阿森纳在赛季结束后被交易至波士顿凯尔特人。不过这不代表达拉斯必须放弃他们坚持的球员类型,虽然球员自身的特质往往比类型来的重要,但独行侠坚信他们需要这种类型的球员是有原因的。

有人说今年签下的雷吉·布洛克是理查德森的替代品,但他很明显并不是。布洛克的生涯场均只有1.2次助攻,大概仅有理查德森生涯平均2.9次的41%。除了缺少创造进攻的能力外,布洛克是一名很好的球员,且还是独行侠今年的重要补强,他能提供独行侠十分需要的外线火力,只是没办法担纲第二持球点的角色。

东契奇无疑是一名顶尖的球员,且他的定位也十分有趣。进攻端不管称呼他为控球后卫或是控球前锋,都不是那么重要,他就是一名能为队友创造机会的持球者,同时还是这世代中最杰出的得分手之一。他已经证明了自己不是球队防守上的累赘,不过考虑到他进攻端的负荷量,他还是必须在防守端受到一定程度的保护。

东契奇拥有高大的身材且还能分担大量的持球时间,这往往使敌队感到相当头疼。因为大多数球队的控球后卫都较为矮小,所以如果独行侠派上身高不高的得分后卫,像是之前的塞斯库里,对手就能派控球后卫去防守与他身材相近的对手,不让 东契奇有攻击错位的机会。

最重要的是,在季后赛拥有身材较高大的防守型双能卫来搭配东契奇,可以让对方的大型侧翼没有轻松打点的对象。在连续两年的季后赛,都见证了东契奇是如何将错位的对手生吞活剥后,独行侠球迷应该了解摆上防守不佳的球员会是什么下场。布洛克在这点上就没有问题,因为他在防守端绝非敌方能轻易取分的对象。

追溯到90年代末期,独行侠想要的是另一种类型的球员。在1997选秀会中,他们用 开尔文·卡托交易来的首轮签,挑选了克里斯·安斯蒂,一名有着网球背景及多项天赋的七尺长人。唐尼尔森曾称他为联盟中移动能力最出色的大个子,这番言论事后被认为相当愚蠢,因为安斯蒂在独行侠的两个赛季场均仅有4.6分,最终被交易到公牛队换取一张二轮签。

来年赛季,独行侠又在选秀会当天发动交易换来了德克·诺维茨基,对独行侠球迷来说,诺维茨基势必不需要再多做介绍。独行侠高层看了诺维茨基在 耐克青少年篮球对抗赛的出色表现后,便对他有极高的评价,最终挑选诺维茨基的这个决定不仅值得被赞赏,也证明他们不会因为先前的失败而放弃钟爱的球员类型。

在诺维茨基成为我们熟悉的名人堂球员之前,独行侠还选进了王治郅,以及交易来克里斯汀·莱特纳,最终在同类型的四名球员当中,只有一位达成球队的期待,但这就已十分足够了。

因为诺维茨基的成功,所有人都不会记得另外三人的失败。当时的独行侠确信他们需要特定类型的球员,并不断试图找来正确的拼图,尽管失败多次仍没有放弃。如今布洛克的加入没有降低独行侠对第二持球点的需求,也因此他们不该停止寻找高大的双能卫来与东契奇搭档。如果最终他们成功了,那将不会有人记得赖特及理查德森的实验结果是好是坏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